被爆研究所违规、“欺负”实习生,野村东方国际回应

 财经     |      2021-01-12 09:36

  被爆研究所违规、“欺负”实习生、3名合规高管离职,野村东方国际发声明回应

  野村东方国际被爆研究所违规,官方声明未明确说明爆料内容是否属实。

  12月13日,有微博自媒体爆料了一则野村东方国际研究所的“违规”丑闻。

  事情的经过是,近期,野村东方国际研究所组织了一个电话会,电话会上,受邀的陶氏化学专家,分享了几个下游企业中芯国际的敏感观点。随后,研究所的机构销售,授意实习生把电话会的会议纪要转到微信上,同时转发给国内的买方机构,此举的问题是这份会议纪要没有通过公司内部的合规审核。结果这份未经合规审核的纪要被传了出去。

  中芯国际获悉电话会议内容后,马上向野村集团发函,表示会起诉陶氏化学专家和野村集团。野村集团也作出了快速的反应,要求其控股子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进行严查。

  爆料人认为,野村东方国际这次把锅甩给了实习生,减轻了涉及这件事的机构销售人员的责任。

  爆料人强调,当时转这份文件时,几个实习生就有抵触情绪,本来不愿意转发给机构,但是迫于领导压力。事发后,相关实习生被要求开除,这次“背锅”事件可能导致涉事实习生终身遭到外资行禁入,对其职业生涯是重大打击。

  同时,爆料人还称,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内部公司治理混乱不堪,是某部分“派系”人员的一言堂。公司开业不到一年,合规总监由于无法忍受公司内部毫无合规意识和合规文化,早早匆忙离职,同时,合规部的两名高级别副总裁(VP)亦于最近两个月相继离职,这或多或少预示着野村东方国际的合规有可能存在重大系统性风险。

  对于这次“违规”事件,野村东方国际发布了一项官方声明,声明称:1)我司作为首批新设外资控股券商之一,一直重视合规文化建设,在依法合规经营的同时,持续推进合规文化建设和合规管理;2)所谓“传闻”已严重侵害我司良好商誉及我司员工名誉,我司保留追究相关主体法律责任的所有权利;3)就“传闻”事件,我司已按规定向相关部门进行汇报。

  不过,野村东方国际的官方声明并未明确解释“传闻”内容是否属实,未澄清是否属于“谣言”,而是用“传闻”指代相应内容。

  首批新设外资券商之一出师不利?

  野村东方国际于2019年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是在本轮金融开放过程中,首批获准开业的新设外资控股券商之一,背后三大股东分别是:野村控股株式会社(51%)、东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24.9%)、上海黄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4.1%)。

  从上述爆料内容来看,野村东方国际组建研究所时,主要从内资券商中金公司挖了不少人。

  如果爆料内容属实,野村东方国际的在中国业务的开展,显得有些“出师不利”。

  “合规”被不少外资券商视为打开中国业务大门的手段。缺乏国内积淀的外资券商,往往以“合规”为卖点与中国本土券商展开竞争。

  有外资券商高层管理人员坦承:“中国本土券商的业务开展更为激进,这让他们能够快速拿下许多业务,但其背后,也是隐藏了不少风险,过去中国的债务爆雷印证了这些风险是真实存在的。外资券商入华,非常强调合规,这可能会导致业务开展的速度不亮眼,但长期来看,会更稳健和安全。”

  “另外,外资券商在国内也不太敢违规。相比都是国企的本土券商,外资券商在业务开展之初即出现违规,将会获得监管很低的容忍度,并不利于未来开展业务。”上述外资券商高层人士称。

  但是,野村东方国际却在成立一年后,研究所被爆出违规丑闻,后续,等待的可能是中国监管部门的深入调查。

  券商研究所违规案例频发

  今年以来,与上市公司联系紧密的研究所,频频出现违规,并受到中国监管部门的注意。

  11月30日,北京证监局发布行政监管措施称,中信建投因研报质量控制和合规审查不到位,被责令整改。

  11月4日,申万宏源因未对某分析师某篇研报进行发布前的质量控制和合规审查,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责令改正的监管函。

  上月,爱康国宾“远程”在自己公司的公众号上举报国信证券研究所的分析师与美年健康,直指研究所存在诸多虚假内容及刻意编造误导性信息、疑似与上市公司合谋操纵股价。

  年初,方正证券某分析师在客户微信群发布了未经合规审查的研究报告,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同样是年初,华创证券传媒组组织的电话会中,上市公司高管接入电话会怒怼研究所邀请假专家评价公司,引起舆论强势围观,华创证券研究所发表公开致歉声明,证监会也介入了调查。

  研究所违规频频,以致今年年中,证监会、证券业协会开展了一轮对券商研究所研报合规情况的审查,各家研究所都要进行自查。

  比违规情况更严重的,是去年中信建投发布了一系列信创的研报,涉及多项需保密的网络安全数据,受到国家安全部门的注意。

  在资本市场改革如火如荼之际,券商研究所乱象频出。而这些乱象的背后,则是竞争加剧、券商经纪业务越来越不赚钱的背景下,研究所对买方服务佣金的争夺以及转型的迷茫。

  “有的券商是纯佣金为导向,研究什么不重要,本来大家的研究就挺同质化,想办法搞定买方的各种需求就行。”一位券商研究人员称,“也有的一些媒体争相报道的‘明星’分析师。研究能力和观点可能不受业内认可,但是擅长发出一些抓眼球的观点,能搞定上市公司,拿到比较快的数据。有时候感觉,分析师们之间的竞争,仿佛不是在比研究深度,是在比消息的快、比新,或者就是纯拼服务抢客户。”

  王媛媛 上海报道